Momo's コーヒー

この美声、永遠に止めません~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OTAKU进阶必读《论萌、论杀必死》

以下文摘自「非镜像blog,养宠专门blog——这就是这个blog」.地址是
http://blogcup.com/b2/30074/archives/2005/263567.shtml#comment 論萌、論殺必死
文:楊威利jr
 ‘萌’和‘殺必死’,是近十年ACG界最重要的兩個名詞之一。在十年前,這兩個名詞就算存在,也只是很小衆的名詞,而以它們爲故事主調的作品更未成氣候,哪如今天般成爲一大主流。這兩個名詞在這十年間發展迅速,‘萌’由很模糊的概念變得有系統化,‘殺必死’也由偶一爲之變成定期發送,而且還堂堂進入三大少年漫畫志,不再是小出版社吸引讀者的獨門技倆。到底‘萌’和‘殺必死’是如何演化至今的?而它們的定義、內容又如何?它們在今天,以至將來會如何影響ACG?在下面的篇幅會逐一解說。

論萌
萌的起源與發展
  一般咸认为,‘萌え’一字是由‘燃え’所变化而来,来源是出自日文的IME输入法。‘萌’本意是指讀者在看到美少女角色時,産生一種熱血沸騰的精神狀態。热血类作品经常使用‘燃烧’来形容这状态,用罗马拼音输入的话,就是‘Mo E(も え)’。利用日文输入法的话,输入Mo E只会显示‘燃え’和‘萌え’。为了区分因为美少女而热血的状态,和传统的热血的分别,就借用同音的‘萌え’来形容,并成为ACG界的一种网路语。
  根據日本同人辭典,‘萌’的來源還有其他說法。其中一個說法是出自1993年NHK放送的《天才電視君》的女主角‘鷺傼 萌(SAGISAWA.MOE)’主角在她有難的時候,會大叫她的名字‘萌~!’一部份的迷因此而模仿。另一個說法是由TV動畫《美少女戰士SAILOR MOON S》中的土萌(TOMOE)螢出現等等說法。但现在却还没有一个是确定的,所以‘燃え’、‘萌え’的说法就成为现时最被接受的一套说法。
  另一個說法則跟漢字的本身意義有關。根據《商務學生詞典》,‘萌’指草木發芽,及比喻事物的開始,所以用作‘開始吸引目光’的‘引伸義’也是有可能的。也有說是指看到美少女時,就如春天降臨一樣的感覺,而草木萌芽則在春天,因此就借用來代表這種‘心花怒放’的狀態。由於筆者本身日文水平有限,加上對這方面沒什麽研究,因此也不詳述了。
  ‘萌’的起源衆說紛紜。但‘萌’的系統化發展,筆者則認爲與戀愛遊戲(俗稱‘Gal Game’或‘女Game’)有非常直接的關係。
  戀愛遊戲與‘萌’的系統化發展,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。這關係是很理所當然的,是‘Gal Game’必然的發展結果。一般都認爲,《心跳回憶》(台譯:純愛手劄)是戀愛培育遊戲的始祖。這一點本身沒有錯,但在它之前已有不少H-Game有追求女孩的成份。從筆者的角度看,《心跳》固然是促進了‘萌’的系統化發展,而在它之前的PC H-Game《同級生》更具有殿堂級的意義。
  《同級生》是90年代初的H-Game作品,也是elf公司的其中一個鎮山之寶(另一個是《龍騎士》系列)。在《同》之前,當然還是有以‘泡妞’爲題材的遊戲(當然也是H-Game),但直到《同級生》之前,還沒有一套作品是如此清楚地將女角完全‘歸類’。重新審視這一套十年前的作品,會發現今天很多所謂‘萌’的元素都有包含:千金小姐、運動少女、青梅竹馬、禦姊、老師,甚至極端點的,還包括校醫、護士、OL、人妻、朋友妻等元素。唯獨‘蘿莉’一項,因爲當時‘有害圖書整肅運動’而不敢加入,否則其元素會更完整。到了後來的《同級生2》還加入了義妹、眼鏡娘、偶像、義母等元素。由此可以看到,‘萌’的元素本來就跟‘H’的元素是密不可分的。
  《心跳回憶》作爲純愛系戀愛遊戲的老祖宗,制定了一個非AVG戀愛遊戲的基本規格:所有女角是完全平等的,玩家可以用接近一樣的手法(如育成特定的能力值,或製造指定Event)去追求不同的女角。每個女角都有其自己的故事,而故事之間是可以完全不銜接,並不會像《同級生》般,由不同女角的故事去構成一個大故事。而正正因爲女角們是完全獨立的,廠家就必須替每一個角色塑造一個獨有的賣點,否則將很難吸引玩家追求所有女角。而這種‘務求每個女角不一樣’的想法,正是促成‘萌’概念系統化的背景。
  ‘Gal Game’對‘萌’概念的形成,有舉足輕重的影響。就以《心跳回憶》爲例,一出就是十三個女角,Konami如何爲這十三個女角塑造獨一無二的特徵?那就只好將一大堆女角受歡迎的元素,進行一套系統化的分類,於是就形成了一套女角的方程式出來。詩織是傳統的青梅竹馬(幼馴染)、虹野是典型運動學部經理、如月是文系眼鏡娘、紐緒是古怪科學家、清川是運動女將、美樹原是害羞少女、伊集院是男裝美女,這些都是將傳統美少女的受歡迎元素,系統化整理後的‘萌’概念。這些概念到了今天仍然被大量應用:‘幼馴染’是王道中的王道,還有哪套是沒有的;《草莓100%》的東城是傳統的文系眼鏡娘,另一女角西野則是傳統的料理少女;《Happy Lesson》裏的如月是古怪科學家;《君望》的涼宮遙則是傳統的害羞少女。由此可見《心跳》在萌的系統化發展歷史裏,有著重要的地位。
  而《心跳》的另一意義,是因爲它將女角限於‘乙女’這一年齡層。《心跳》不能像《同級生》般加入教師、護士的元素,於是就只能集中於年齡以外的萌元素,製作單位逼著對萌元素進行更細微、更系統化的整理,否則將無法爲十三個女角做獨有的設定。情況就如在餐廳點菜,以前只懂得在牛肉、豬肉等不同種類中選擇,如果食肆只能提供牛肉的時候,就一定要再對牛肉進行更系統化的分類,於是就有分西冷、T骨的分類。《心跳》的系統化整理,令傳統美少女的受歡迎元素,得到了細緻的系統化整理,使系統化概念有了成型的背景。
  隨後的Gal Game,基本上已離不開《心跳》走出來的路──將‘萌’精華化、系統化。而這種系統化的‘萌’,亦吹向了動畫界。要提到萌動畫,就不能不提《機動戰艦大和美女》。這套作品可說是一套‘放在動畫裏的Gal Game’,因爲整個故事設定都跟Gal Game如出一轍。在戰艦上,一個男主角配搭多個女角,基本設定跟Gal Game完全一樣。而女角們也要個性化,大量將萌元素分類和加入,如青梅竹馬的女主角、偶像、無口的蘿莉、身材好的大姊姊、眼鏡娘等,完全是全方位漁翁撒網。
  而星野琉璃的意外成功,更造就ACG業界大量開發萌系的作品。而爲了開發新的萌元素,就不斷加入新的嘗試,將其他舊的美少女受歡迎元素更精華化。情況就有如,將一大堆過往的受歡迎美少女角色,丟將一個離心機中,將不同的精華部份分隔開來。於是就能歸納出某些萌元素特別受歡迎,某些就應該避免。而由此開始,萌的系統化整理就更快、更廣,慢慢形成一些例牌的公式設定,如貓耳、女僕、巫女、無口、天然呆。由服飾裝扮,到生活或語言習慣,所有萌元素都被歸納和整理。這亦慢慢造成了只要加入特定的萌元素,就連一頭貓、一隻羊,甚至一個西瓜都可以萌的神奇現狀。
萌的詞性、定義
  由于‘萌’是一个完全崭新的词语,而其概念成型也只有区区十年左右的历史,因此‘萌’的定义、词义都未完全定型,而词性也是参考同音字‘燃え’的应用方式。
  先談詞性問題。不管是说‘燃’还是‘萌’,もえる(燃える / 萌える)都是动词,而もえ(燃え / 萌え)则是动词和形容词。日語文法我管不了(笑),所以談一下中文的用法。由于中文的方块字特性,不像日文在字后加一个‘る’就能改变词性,因此在华文圈里‘萌’这字已经完全是失控,什么词性都有。當名詞用,是在說‘萌’這種概念;當動詞用,如‘我萌小櫻’,就是說‘小櫻這角色令我萌起來’;當形容詞用,如‘麻幌很萌’,也同樣是說‘麻幌這角色令我萌起來’。
  筆者不敢說這樣詞性混亂,是否一件好事。但由此也證明了,‘萌’這名詞的詞性仍然未定性,仍然是充滿生命力的一個名詞。而新興語言的詞性問題已屬於語言學的範疇,在此筆者也不敢胡亂詮釋,所以在此處就打住了。
  至於‘萌’的定義,也由於它的概念仍然在發展中,所以也很難下一個完整的定義。基本上,萌一定是美少女,一般而言都是日式的大眼風格。而在這之上再加入萌元素,如女僕、天然呆、眼鏡、關西腔、蘿莉等等,就會成爲一個萌系的女角。舉例的話就是車仔面,面餅是不可或許的,而在這之上就加上不同的配菜,如魚蛋、豬皮、蘿蔔。可愛的美女就是面餅,而各種萌元素就是配菜。當然,有萌的元素不一定萌,還要看這些元素的結合是否準確、配合。沒有放面餅,但給你一碟白飯,就算加入了魚蛋、豬皮、蘿蔔也好,它永遠都不是車仔面。因此美少女 / 少年本身,是在‘萌’裏不可缺失的重要部份,否則加入再多的萌元素也是徒然。所以從某程度上來看,設計一個萌系角色,並將她的萌元素發揮出來,也是一門相當複雜的學問。
  現時萌元素的系統整理已相當完善,甚至到了‘照單執藥’的程度。赤松健在‘萌’概念方面確是有一手,看一下《魔法老師》,即使撇除了佈景板,三十個女學生中仍然有十多個完全可供發揮的萌系角色,而且當中是沒什麽重疊的部份。這有於萌概念的系統化,和赤松健對萌的掌握,由此可見萌的千變萬化。
  萌的本質是‘妄想’。這跟ACG的本質是一脈相承的。因爲現實裏很難找,於是就在二次元裏找,這也是禦宅裏特別多2DC(二次元情結者)的原因。現實中有妹妹的,九成不會是妹控;反之,沒姊姊的才會成爲姊控。在都市長大的人,有多少個還有所謂‘青梅竹馬’、‘義妹’?所以幼馴染和義妹才會是王道中的王道,因爲想像才是最美好的。這也是爲什麽,當《下級生2》的女主角不是處女的時候,玩家們會有如此強烈的反彈。現實中要面對的痛苦,哪可能萌得起來啊?
‘萌’與‘可愛’的分別
  由於‘萌’的詞義尚未定性,於是就出現了亂用的情況。最容易搞錯的,就是‘萌’與‘可愛’的分別。
  ‘可愛’是非常傳統的詞語,詞義已經很固定,相信也不用筆者去解釋。它是一個‘及物’的形容詞,是可以拿來形容人、動物,甚至死物的形容詞。小孩可以很‘可愛’,一隻小貓可以很‘可愛’,一枝肥肥短短、設計吸引的原子筆也可以很‘可愛’,當然一個ACG角色也可以很‘可愛’。
  但‘萌’跟‘可愛’不同,基本上是針對‘人’的形容詞。在這裏先說明,這兒說的‘人’也包含了任何ACG或現實戲劇的角色,不管其是否虛構。‘萌’跟所有只能形容人類的形容詞(例如:豁達)一樣,是可以應用在文藝作品裏的‘角色’上的。舉例說,我們都可以說‘令狐沖很豁達’,但不可以說小狗、一枝筆‘很豁達’。同理,我們可以說‘小櫻很萌’,但卻不能說一隻小貓、一隻滑鼠‘很萌’。
  要令一隻筆變得萌?可以的。說穿了就是‘擬人化’三個字。一個電腦作業系統(OS)可以萌的起來嗎?但擬人化了的OS娘就可以了。一隻貓不能萌,但貓娘就可以了(如《萬能文化貓娘》、《Di Gi Charat》)。但本質上,萌的物件仍是一個人,不是物件本身。
  ‘萌’是不及物的形容詞,但語文本身千變萬化,並沒有必然的規則。《月姬》只是一套ACG作品,是死物。但如果說‘《月姬》這作品很萌’,語法上、邏輯上都沒有錯。但此句的伸義,是指‘《月姬》這故事的角色都很萌’,實際上並無違反‘萌’是不及物形容詞的原則。
  ‘萌’本身是具有‘好色而慕少艾’的意味,即使沒有色情成份,也具有‘性意味’。在這兒必須強調,所謂‘性意味’並非指‘性暗示’。萌不一定會引起性衝動,但一定要跟受衆的‘性取向’有關。‘萌’其實不限於‘男觀衆對女角’,理論上只要符合性傾向,即可說某角色很萌。女觀衆一樣可以覺得男角很萌,女同性戀者亦一樣可以說女角們很萌。但當然女性看男角的‘萌’,也必然有其一套特別的系統。
  ‘萌’的應用與‘性感’有點相似,女生一樣可以覺得男生很‘性感’,但男生必然不會用女生的角度,覺得另一個男性‘性感’。男觀衆只會說女角萌,一定不會說一個正太或少年萌。相反,女生就可以。‘萌’是一種‘發乎情,止乎禮’的感情衝動、一種對可以成爲戀愛物件的角色的好感。覺得一個角色萌,不代表需要有性暗示,但卻必須配合性取向。‘知好色而慕少艾’是人性,並不代表這就是色情。因此不要對‘萌’的性意味覺得反感,這只是一種情感的悸動而已,是美好和正面的。
  由是觀之,即使沒有任何色情的成份也好,‘萌’本身是有‘性意味’的名詞,因此就更加不可能與可以使用於死物上的‘可愛’混爲一談了。
萌’現像的現狀
  萌其實是可以計算的算式。萌元素的種類很多,而這些萌元素並不需計算,也可以出現在不同的作品中。也許某部作品的女角,並沒有經過萌的計算,但她一樣可以萌。但以萌系作品來說,萌卻往往是經過計算的。
  萌系作品的一大特點,就是將萌元素計算後,集中於少部份角色上。這些萌元素本身可以是常見的,但要如此集中地出現於同一個角色上,就是人設時計算的結果。舉個例,《拜託了,老師》的風見瑞穗就是典型經過萌的計算的角色:人妻、禦姊、老師、外星人。完美的計算下才能産生完美的萌角色,才能吸引最多的受衆。就如前面所說,萌的本質是帶有非現實的妄想成份,就是因爲現實裏找不到完美,才會在二次元裏找。而‘萌’就是找尋心目中完美的女孩的一種表現而已。
  只是,萌的千變萬化,是開始還是結束?隨著「萌元素’愈來愈系統化,也代表著「萌’的活力正在衰退。事實上,當萌系作品愈來愈多,但新的元素愈來愈少的時候,就代表萌已愈來愈走入窄巷。組合可以千變萬化,但元素本身卻沒有新的發展。換句話說,現在玩的萌元素已開始老調重彈,只不過是利用不同的配搭來製作一點新鮮感而已。
  萌的流派基本上已經定下來,而ACG經常玩的也主要環繞這些王道題材,只是用配菜的轉換來區分而已。一般而言,萌的元素可分成以下數類:
? 身份
  例如青梅竹馬(To Heart 神岸明)、女僕(魔力女管家 麻幌)、老師(Happy Lesson 一文字睦月)、義妹(D.C.da capo 朝倉音夢)、巫女(神無月巫女 姬子)、妖精(羅島戰記 蒂)、機械人(To Heart 瑪露)等
? 外表特徵
  外觀又可以分服裝和身體,例如貓耳(Di Gi Charat DiGiKo)、水手制服(全金屬狂潮 泰莎)、眼鏡娘(草莓100% 東城)、貧乳(魔力女管家 麻幌)等
? 性格
  例如口不對心(全金屬狂潮 千鳥要)、害羞(君望 涼宮遙)、天然呆(School Rumble 天滿)、溫柔(青出於藍 櫻庭葵)等
? 語言
  例如無口(機動戰艦 星野琉璃)、關西腔(櫻大戰 李紅蘭)、口癖(Keroro軍曹 摩亞公主)、毒舌(Rozen Maiden 翠星石)等
? 行爲
  例如每朝叫主角起床上課(To Heart 神岸明)、校門等放學(心跳回憶 藤崎詩織)、愛心便當(心跳回憶 虹野沙希)、暴力(Love Hina 成川奈留)等

  當然,萌元素絕對不止這麽少。也有一種是聲優萌,是A和G專有的,簡單而言就是利用聲優本身來作爲萌的元素。
  有些萌元素可以單獨使用,有些則要混用才有最好效果。像‘每朝叫主角起床上課’,就必須配合‘青梅竹馬’或‘義妹’,例如《To Heart》神岸明、《同級生》鳴澤唯。‘毒舌’與‘無口’混用,如《機動戰艦》星野琉璃;‘關西腔’與‘口癖’合用,如《櫻大戰》李紅蘭;‘千金小姐’與‘口不對心’並用,如《School Rumble》澤近愛理。
  但配搭的王道愈多,就代表愈來愈公式化。公式化代表活力開始衰退,因爲一切都有公式的話,創新精神就會減少,玩的手法也會愈來愈窄。萌派作家都知道路愈走愈窄,都嘗試從其他東西入手,去找新的元素。但萌系作品不斷推出,而新元素卻沒有隨著比例加,使萌系角色愈來愈易出現重疊。有些作家爲了避免此情形,就將角色由兩種萌元素組合,變成三種、四種。但過猶不及,過多的萌元素會使讀者變得過濫,尤其女角一多的話,‘濫萌’的感覺就更強烈。
  有一些作家會利用其他東西去包裝,讓老調重彈的萌元素,‘看起來’有新的元素。例如軍服並不會讓人萌,但讓一班萌系女角穿上就會有新鮮感。一隻羊、一個西瓜本身並不會令人想到萌(貓是例外的,因爲貓屬性屬萌元素一種),但把它擬人化了,加入傳統的萌元素,就看似有新的元素加入,但本質上其實都是老調重彈的。
  當然,元素本身是百搭的,就算隨便混用都有效果。有時候,明明是有衝突的屬性,都可以有特別的效果。如《老師的時間》的童顔老師美佳,就是蘿莉 + 老師屬性;《這是我的主人》的澤渡泉,就是女僕 + 暴力女屬性;《Happy Lesson》的九龍長月,就是女扮男裝 + 旗袍屬性;《R.O.D》的讀子,就是禦姊 + 天然呆屬性。配搭本身很大膽,於是就有新鮮感,反而因此而爆出冷門來。所以要讓‘萌’繼續發展,創新的大膽精神是不可或缺的。
  但不管萌本身是否在走進窄巷,受衆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受衆本身並不介意老調重彈的話,萌本身有沒有變化都是小問題了。
萌系作品的將來發展
  萌元素本身是中性的。它跟劇本的深度並沒有一個絕對的排斥,就算一套作品的女角很萌,也不代表劇本一定就脆弱。上一季剛播完的《Air》便是一個好例子,而其原作遊戲的劇情,更得到極多的玩家所肯定。
  但無可否認的,賣萌的作品本身,劇情一般都很薄弱。尤其當愈來愈多受衆只關心角色萌不萌的時候,ACG製作者根本不會再理會劇情,只推出一堆萌女角組成一個故事,然後就可以推出了。當連供與求兩方都如此的時候,內容薄弱的萌系作品自然如雨後春筍般湧現。
  也因爲萌系作品這種只爲賺錢的風氣太盛,對真正認真的ACG製作者而言也是一種壓力。如果自己的作品有萌的元素,會否吸引到一批喜歡萌的受衆?但相對而言也必須考慮,會否因此而令原本不打算看萌的受衆感到反感而離去?尤其當‘萌=劇本爛’的概念變得根深柢固的時候,這種二元性的思考就會愈益強烈。於是,原本不賣萌的作品,會更加不賣萌。他們會儘量回避萌的元素,使作品沒有萌的色彩。尤其當萌愈來愈系統化時,要回避就更容易。
  反過來說,對原本就賣萌的作家而言,會更加熱衷於此。最低限度,也要在大家感到厭倦前先賺夠了錢。反正受衆喜歡的東西很容易看得出來,只要某一天某種元素突然跑出來,就跑過去一起跟風就好。於是,就會慢慢出現了‘萌者愈萌,非萌者愈不萌’的兩極化現像,一班是完全追逐潮流的,另一班是完全回避潮流的。
  當然,中間路線也不是沒有的。但這是否代表兩邊通吃了?萌系作品易賺錢,於是原本與萌格格不入的作品也來玩萌了。明明是硬派作品的,卻跑來參一腳萌系元素,像大熱的《真.三國無雙》就是好例子。誰會想到,今天的《三國無雙》最重視的竟然是女角?女角的特性,由蘿莉、乙女、才女、人妻都有,萌的味道與原本陽剛的戰場愈益格格不入。對萌的受衆而言,爲什麽不玩一套Gal Game而去玩一個戰爭遊戲?對原本想玩一些陽剛氣息的人而言,愈來愈多的萌系女角又是否讓他們感到無力?也許這種策略能取一些受衆,但對不論是追求萌還是非萌的受衆而言,這也只是一個兩邊不討好的作品而已。
  ‘萌’本身不能構成一套作品。作品仍然是依靠人物、故事等元素來組成。‘萌’只是一種調味料,如果一套作品本身就有一個好劇本、好人設,加入‘萌’反而會更加完善,並不會因此而減低它的價值。但如果單靠‘萌’就想吃飯的話,在萌元素發展減緩的情況下,受衆總有一天會離棄這種沒有基礎的作品。調味料可以令一碟菜更好吃,但調料本身並不能成爲真正的美食的。
論殺必死
殺必死定義
  ‘殺必死’不是暴力名詞(笑),而是日文裏用片假名來念‘Service’一字的發音。‘サービス’是外來語,即英文的‘Service’,簡單說就是‘服務讀者’的意思。一般鹹認爲,殺必死都是露出女角的身體來服務男觀衆,但這只是基本的定義。實質上,‘服務’的範疇可以很廣泛,暴露身體的也一樣可以是男角,但當然服務的物件亦改成女讀者。就算半點皮膚、內衣也看不到,只要提供到讀者的想像空間,亦算是殺必死的一種。再廣泛一點,只要漫畫分鏡、動畫定格不斷對角色的性征做大特寫,又或者刻意讓女性的胸部擺動,不管它有沒暴露或若隱若現,也算是殺必死的一種。
  驟耳聽,殺必死可以是很廣泛的事物,但其實不然。之前已说过,‘サービス’就是‘服务读者’的意思。怎樣爲之‘服務讀者’?就是在故事完全不需要的情況下,爲讀者提供額外的服務,這就是‘服務讀者’。例如明明是一套機械人作品,卻忽然來一場海灘的泳衣戲,然後讓女角們穿上泳衣登場。泳衣戲在一套機械人作品裏,本身是沒有意義的,插一場這樣的戲就是爲了讓女角們可以名正言順以泳衣登場,讓讀者眼睛吃霜淇淋。
  殺必死並不是讓女角穿穿泳裝、露露小褲褲那麽表面的,也可以是喜好上的‘服務’。用回剛才的海灘做例子的話,在海灘穿泳衣很正常,但在海灘也穿學校泳衣就不正常。這也是‘殺必死’的一種,但就是服務喜歡看學校泳衣的受衆。由此引伸的話,變身女戰士一定要穿短裙或緊身衣,也是源自於此的一種讀者服務。
  再極端一點的,就算畫面沒有暴露,也沒有穿上服務讀者的服飾,但如果能夠讓讀者在意識上想像得到,也是殺必死的一種。例如劇情讓女角因爲某些原因而沒有穿上小褲褲,但卻穿上了容易穿幫的短裙,然後讓劇情令她要往高處跑,或者要穿過吹著大風的庭園。雖然在畫面上完全沒有露出過任何的養眼鏡頭,但卻可以令讀者在腦海裏自由想像。這種意識上的‘殺必死’就非常意淫,比單純畫面上的養眼更具‘服務’的意味。
‘劇情需要’與‘讀者服務’的分別
  說到這兒,大概會有人問:‘我要看籃球漫畫,那麽角色去打籃球就是服務我呀?那豈不是什麽漫畫都是殺必死?’答案當然是‘否’,因爲界定它是否‘殺必死’,還是一如前面提到的,是否與劇情有關。籃球賽與籃球漫畫有關,這就是‘劇情需要’,因此是必須的。
  必須強調的是,‘讀者服務’只是一種附加價值,一定與劇情無關。如果一套作品是以描寫性工作者爲題的話,那麽內裏有一些關於性服務的描寫就非常合理,是劇情需要的。但是,如果將這些性場面以意淫方式表達,如用兩三頁的大特寫畫面,來畫女角如何將一隻香蕉剝開,再放進口裏吃,就算這漫畫是談歡場的,這也算是殺必死。因爲這種描寫並不需要,就算描寫歡場工作也毋須如此繪影繪聲地暗喻,所以就可歸類爲殺必死。
  同理,一套以描寫沙灘救生員,或水上運動爲題材的作品,就算全書充斥泳衣美女,它也不是殺必死。反之,一套劇情根本沒需要用上泳衣的作品,出現泳衣就是殺必死。
  當然,所謂‘讀者服務’並不一定要有H含意。如果受衆想要的服務,不是在H含意上的,那作者提供這種服務畫面,依然有‘服務讀者’的意味。例如《我的女神》讀者要看的,是貝爾丹蒂的‘治療系’服務,那麽藤島康介不斷給讀者這些畫面,就是一種讀者服務。同理,像《火鳳燎原》、《閃靈二人組》這類作品,角色不斷擺出耍帥的姿勢,也算是服務要看這些耍帥畫面的讀者。當然,筆者也覺得這種說法有點邪道,讀者不認同倒是可以理解的(笑)。
殺必死與萌的關係
  萌和殺必死經常一同出現,但這不代表兩者是共同體。理論上,萌和殺必死並不需要配合,單是萌或殺必死本身,亦可以獨立應用。但ACG製作者都愛將兩者配合使用,以達到最大的化學效果。
  理論上,兩者可以獨立使用。但‘萌’獨立應用並沒有任何問題,‘殺必死’獨立應用卻效果有限。‘殺必死’必須要配合‘萌’,但‘萌’不一定需要‘殺必死’。簡單點說的話,你寧願看一個漂亮的女生作性感打扮,還是看一個相貌平凡的女生?只要是美女,作怎麽打扮都會吸引視線。但泳水女郎不是美女的話,效果卻會大打折扣。
  ‘萌’與‘殺必死’的關係也一樣。兩者的關係不是‘共存’、‘共生’,而是殺必死寄生於萌之上。不萌的殺必死,會食之無味,吸引力大減;但沒有殺必死的萌,一樣可以很受歡迎。而隨著其他可與‘萌’配合的元素出現(如GL),加上萌元素發展放緩,需要其他受歡迎的元素去配合的時候,‘萌’、‘殺必死’、‘GL’的組合就會愈來愈多,像動畫《舞姬》、《神無月巫女》就是這些鐵三角的組合。
八十年代:殺必死萌芽史
  比起‘萌’來說,‘殺必死’不是什麽新的概念,在七十年代已經出現。二次大戰後,手塚治蟲那一代的漫畫家大都以處理‘兒童讀物’的方式來畫漫畫。那時不論是阿童木還是鐵人28,都是很單純的故事。直到永井豪那一世代的漫畫家湧現,日本漫畫就開始加入性與暴力的元素。先撇開完全就是以色情挂帥的H漫不談,今天所謂的‘殺必死’、在當年稱之爲‘清涼畫面’的讀者服務,也是這時候開始在少年漫畫裏出現。早前由庵野秀明監製的複刻版《Cutie Honey》,就是七十年代的殺必死作品。女主角在變身時,衣服會碎裂,女主角的身體當然也若隱若現,然後在光芒之後就會換上戰鬥服。
  由於日本文化使然,清涼畫面出現在少年漫畫中,並沒有如華人地區般敏感。到了八十年代,美少女作品興起,加上‘食色,性也’的人性使然,殺必死在漫畫裏逐漸成爲一種普遍不過的現象。但這兒說的‘普遍’,並非指今天那種氾濫的程度,而是偶一爲之的。那時的漫畫家深知什麽是‘物以稀爲貴’,只會偶而服務一下讀者,絕不會將它看成一種賣點,甚至看成爲‘理所當然的事’。
  要提八十年代的清涼漫畫,當然要提《福星小子》。女主角拉姆破天荒以泳衣鬼女的造型出現,而且不是偶一爲之的造型,而是固定的基本造型。在當時來說是相當大膽的,但拉姆也僅限於泳衣造型而已,並未發展到今天‘什麽也要露’一般低俗,本質上還是不涉及色情、很健康的性感。
  八十年代美少女作品兴起,于是就出现一些如《魔物ハンタ妖子》、《A子计划》一类会洒洒盐花的作品。由於電視尺度沒有今天那麽放鬆,《福星小子》那種程度已算是底線,所以這些灑鹽花的作品都在新興的銷售平臺──OVA上推出。由於OVA的限制較少,於是一些重H口味的色情作品也大量在這平臺推出。美少女作品難免受到影響,尺度也變,以前不敢出現的露點鏡頭也可以堂而皇之出現了。再加上OVA是要觀衆真金白銀付錢買的,爲了取觀衆而加入適量的鹽花也是必然的事。
  鹽花和正式的H作品始終有別,爲了區分,就算有鹽花也好,也必然不會是‘殺必死大放送’。那時的殺必死倒是很簡單,出浴鏡頭是主流,其次是露小褲褲,露出胸脯已是最大膽的了。當年名作《Gun Buster》就創造了‘搖乳’這一種殺必死,而最後一話女主角典子撕開上衣的場面也成爲了經典名場面。尺度了,但仍然沒有意淫的味道,要重口味的H的受衆,在當時來說有太多的選擇了。那時也是H動畫發展最蓬勃的時期,要看真格的H,會乾脆看真正的H作品。所以殺必死都不會太誇張,只是一種綽頭、附加價值。
  說到‘殺必死’這專有名詞,在九十年代以前,我們只會稱這些讀者服務爲‘清涼畫面’、‘鹽花’,並沒有‘殺必死’這種叫法。直到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动画出场,女主角之一的葛城美里每次在下回预告里都用‘下一回也是サービス、サービス!’来结束,于是‘サービス’这名词也在ACG界里多人使用起来。当然,在预告里所指的并非‘清凉画面’的意思,而是说下一回也很精彩,但‘サービス’这字隐含‘服务’的意味,遂被ACG界借用为‘读者服务’的用语,并应用至今。所以說,GAINAX這間動畫廠,對‘殺必死’可真謂貢獻良多啊……
九十年代:殺必死爆發史
  由於八十年代末、九十年代初,日本爆發了‘有害圖書整肅運動’,整個ACG業界都被逼收儉了。H作品固然被整肅,逼著自我規管,而‘殺必死’也不能堂而皇之,逐漸絕迹於最前線的少年漫畫範圍。最多也只限于健康的性感,如最基本的泳衣畫面,不會越雷池半步。重口味的H,除了以OVA爲渠道外,就只有同人渠道。
  直到赤松健的出現,終於令殺必死重新成爲ACG界的潮流。要數ACG的‘萌’和‘殺必死’歷史,赤松健必入史冊。由於‘有害圖書整肅運動’的影響,ACG三界都受到影響。電腦H-Game受到軟倫規管,家用機的H-Game也不能有色情畫面(但能夠有聲音,是很奇怪的規則);動畫殺必死收儉,漫畫也如是。在三大漫畫志上已看不到養眼鏡頭,暴力場面也受到控制。漫畫上不是看不到殺必死,而是集中於一些小出版社作品,而且也相當保守。
  直到94年,赤松健的《A.I. Love You》開始在三大漫畫志之一的《少年Magazine》上連載,就重新帶起來主流少年漫畫裏加入殺必死的潮流。《A.I. Love You》有頗濃烈的《我的女神》和《電影少女》的味道,它參考了前者三姊妹的設定,吸收了萌元素的精華;後者則被吸收了在殺必死方面的精華。赤松在《A.I. Love You》時玩殺必死已相當大膽,玩盡了他獨門的‘主角意外引致殺必死’的技倆。但由於這套作品未有做出熱潮,因此也未算是殺必死爆發的導火線。
  要數令ACG爆發殺必死潮流的,一定要數《Love Hina》。它是赤松健在《A.I. Love You》完結後的新作,這套作品爲ACG界帶來了三樣東西──殺必死的復興、萌漫的發展,與及後宮作品的誕生。由於今次的主題是殺必死,所以後面兩者只粗略解說一下。《Love Hina》是第一套完整地將當時只在Game界發展的‘萌’,引入漫畫界的作品。人設是完全以一套Gal Game的格式來設定,國中小女生、青梅竹馬、女劍士、天然呆、義妹都是流行的萌元素。而經過不斷的磨合,在赤松健的下一套作品《魔法老師》中更是萌元素大放送,但這是後話。而《Love Hina》的成功,也導致漫畫界步動畫和遊戲界後塵,萌系作品大爆發。另一方面,《Love Hina》這種‘一男配多女’,然後衆女一齊搶奪男主角的劇情,亦成爲了所謂‘後宮作品’的先驅,爾後不少作品都以這種方程式來運作,後宮作品也成爲ACG界一種新的類別。
  回到殺必死的主題。《Love Hina》玩的殺必死橋段,雖然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招:場面是露天溫泉、澡堂,行爲則是主角因爲種種意外而飛入澡堂,或跌進女角的胸口,又或扯破了女角的衣服。開始時倒可以當作故事的笑料點綴,但當每一回、每一集都這樣殺必死大放送的時候,就難免有點過了火位。就算是八十年代最明目張膽的時代,也不至於這樣大放送。《Love Hina》模式的成功,使很多ACG製作者都想搬來參考。於是殺必死、萌、後宮,就成爲九十年代末期至今的三大主流題材。
  《Love Hina》的代表性,不單是因爲它帶來了殺必死的復興,更重要是將殺必死變得平常化。在之前,殺必死要不出現在二線出版社的少年漫畫,要不就在以成年人爲讀者物件的青年志,是絕不會在三大志的少年漫畫上如此公然地作的,仍然有其界線。《Love Hina》的出現,使殺必死成爲一種固定的主題,是劇情的一部份,是必要而不可或許的。而且它不是出現在二、三線的漫畫志或出版社,而是三大漫畫志之一的《少年Magazine》,出版商則是大名鼎鼎的講談社。情形就好比以前只有小型的收費電視會播色情電影,但現在卻是無線電視(香港最大的免費頻道)播,而且還是黃金時間!在這種背景下,殺必死的風氣自然愈吹愈烈,更形普及。
  《Love Hina》不單普及了殺必死,另一方面更深化了殺必死。在前文已提到,殺必死過去只是一種點綴,不是賣點。只會偶一爲之,絕不會大量放送。但《Love Hina》開始了這種先例,令ACG界完全將殺必死視爲平常的題材,不再顧慮。加上收費頻道和影碟販賣的普及,動畫上的殺必死也愈來愈誇張。像《極限女孩》那種完全是意淫的作品也可以在電視上播放。縱使它是一套‘十五推’的作品,而且限於在收費頻道上播放,但也是十年前完全無法想像的。加上影碟販賣方便,現在甚至會在影碟上推出比電視版更意淫的作品。一些在電視上會被遮掩的畫面,就會在影碟完全呈現。殺必死在ACG上已開始愈來愈無所顧慮了。
八十年代與九十年代的殺必死的分別
  最顯而易見的分別是在尺度上。以前動畫只會給三十秒、漫畫也只有一格半格,若隱若現的出浴、露小褲褲、露胸的場面,但現在卻會公然地、刻意地作,全裸、半裸比比皆是,意淫的畫面也愈來愈多,硬掰劇情來展現女角胴體的作法更是普遍之極。
  在八十年代,殺必死是名副其實的‘附加價值’。套句俗語就是,‘有的話是人情,沒的話是道理’。這也是爲什麽當年《Gun Buster》最後來的一場,曇花一現的露乳畫面會如此讓觀衆驚喜。因为根本就没人期待过呀!当然,那时候还是有如《魔物ハンタ妖子》、《A子计划》一类,确实以洒盐花为绰头的作品。但觀衆仍然是抱著「有的話會很幸福,沒的話就稍爲失望’的心態去看,而且也不是理所當然的。
  但到了九十年代的殺必死,就完完全全是一種‘義務’。因爲殺必死已完完全全成爲一種‘作品主題’,是‘爲殺必死而殺必死’的。情況一如老夫老妻,丈夫從來不幫忙洗碗,但忽然來幫一次,對妻子而言就是一種服務。反之,如果天天都是丈夫去洗,那麽就是一種‘義務’。有一天丈夫不去洗的話,妻子就會一腳踢他去洗,這就是‘服務’和‘義務’的分別。現在的殺必死,已不再是‘服務’,而是‘義務’了。一套作品可以標榜自己玩的是殺必死,而且每一集、每一回都要做,否則就會遭受到受衆的反彈。因爲有‘殺必死漫畫’要有殺必死,這才是理所當然的。
  有趣的是,隨著《同級生》這類作品大賣,H-Game公司對故事劇情愈來愈重視。近年不少經典的H-Game,劇情都很細膩,得到不少玩家的認同。於是就出現了很奇怪的現象:H作品愈來愈一般向,一般作品反而愈來愈朝H的方向走。這種趨勢倒是以前沒有人會想像過的。
殺必死將來趨勢
  由於殺必死必須依附於萌上面才有最大的效果,只要萌一天仍然是ACG的主流,殺必死仍然會是受制作者歡迎的題材。只是,歷史告訴我們,當色情文化過於氾濫的時候,必然會導致社會衛道之士的反彈。現階段而言,ACG仍然是次文化的一種,未能像電影般登大雅之堂,成爲一種被社會認同的藝術。殺必死作品的反控,必然會令新一輪的道整肅重臨。社會人士不會把H作品和殺必死作品分得那麽清楚。就算如何規範H作品,但如殺必死在少年漫畫、電視頻道裏失控,社會都會視爲H作品。如果因此而招致被整肅的結局,也非ACG迷之福。
  而殺必死的氾濫,也可能令原本可在正統動漫界發展的新晉人材,換移去做‘只賺快錢,不問質素’的殺必死作品。也可能令根本無才華的漫畫家,因爲把女角畫得夠萌、夠殺必死,而劣幣驅逐良幣,把有才華的漫畫家擠出ACG界。這樣不單造成低質素、無意義的作品氾濫,更會直接打擊ACG界的正常生態,是相當不健康的影響。

總結
  就如筆者在‘論萌’的部份所說,調味料是不能當飯吃的。‘萌’和‘殺必死’只是令作品變得好吃的調味料,它們不能作爲一碟菜的主要部份,一套作品仍要靠故事、人物來支撐。吃法國菜,我們不會沾日本芥末;吃炸雞塊,也不會沾沙薑粉。正確的調味可以讓菜更好吃,只要配合得宜,萌系作品也可以很好看,如前文提到的《Air》。反之,配得不好就只會貽笑大方,如《真三國無雙》。
  ‘萌’和‘殺必死’是近十年ACG界最重要的兩個現象。它們爲ACG界注入了活力,也打開了一套資本主義的市場公式。跟著公式寫很容易,但如何突圍而出,就得靠創意。筆者期待更多的作品,能夠衝擊既有公式,否則萌系作品必定一如香港的電影業一樣,在公式氾濫下被受衆所遺棄。這對萌系作品,以至整個ACG界而言,都不是最好的結果。

Comment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
http://wxmf.blog10.fc2.com/tb.php/212-aeba4315

 | HOME | 

プロフィール

Momo


最近の記事
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
月別アーカイブ


カテゴリー


リンク
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
曇りのち、快晴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
无标题文档